levineDn

我放了808

【仲秋留声机】哥哥什么都知道

猛虎滑跪 走过路过来捧个人场吧


Block R.玫瑰街区_洋灵文站:

DAY9


BGM:《Overload》


文/ @levineDn 




伪骨科


灵魂伴侣梗:每个人生来都会有一个灵魂伴侣,随着不断成长,胸口会逐渐出现伴侣名字的纹身。


 


 


 


1


 


“小弟,准备睡了吗?”


 


李振洋从门口探进半颗脑袋,李英超本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看李振洋来了后便又乖乖坐起身子。


 


“怎么了洋哥?”


 


“嗨,没事儿,就是想问问你上次我回学校之前落你屋的耳机放哪儿了。”


 


李振洋说着,走了进来。他刚洗完澡,下身套了条睡裤,上身敞怀穿着睡衣,肩膀上搭了一条毛巾,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


 


李英超在脑子里想了一圈后指了指旁边的书桌,“在抽屉里,你自己拿吧,拿完我就要睡了。”


 


李振洋点点头,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找到耳机后便要转身离开。李英超眼尖,他瞥到李振洋今天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哥?你是不是……”


 


“嗯?”


 


闻言,李振洋刚要迈出的脚又收回来了,他转身面向李英超。


 


头发有点湿,李振洋揉了一把,顺势拿起肩上的毛巾擦了擦后脑勺。


 


那一瞬间,李英超清楚地看到李振洋胸口那片皮肤的上露出的半字似乎有点不对。


 


那不是他原来伴侣名字,李英超看了九年了,不会错。


 


“哥,你的伴侣名字是不是……变了?”


 


他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李振洋出什么意外。


 


李振洋低头看了眼胸口,耸耸肩,无奈地笑了笑。


 


“是啊,前两年就变了,那时候我不在家。”他伸手摸了摸那块皮肤,声音带着惋惜,“是个可怜的女孩。”


 


李英超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他看着李振洋的样子,心里想安慰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哥哥……”他踌躇半天,小声开口,“没事的哥哥,你千万不要多想……”


 


李振洋笑了笑,他放下贴在胸前的手,转而走到李英超床前,摸了摸他的头。


 


“想什么呢,你哥没多想,就是觉得连面都没见到,有点可惜。”看到李英超还眼巴巴地望着他,他伸出手指点了点李英超的额头,“好了,我不多想,你也不许多想,也别问,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


 


说完,李振洋伸手把李英超的床头灯关了,李英超在黑暗中和李振洋四目相对,他眨眨眼,说了句好,躺下的那瞬间,他没看见李振洋望向他的眼神变得复杂而深邃。


 


 


 


2


 


李振洋七岁的时候李英超被带回了家,那时他刚出生没几周,白白胖胖,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到李振洋就笑。李父李母向李振洋介绍说这是他们在医院领养的小孩,从此以后就是李振洋的弟弟了,名字刚取好,叫李英超。


 


李家的人长相都偏锋利,面部轮廓有棱有角,眼睛细长鼻梁高挺,上到祖父祖母下到李振洋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李振洋看多了自家人的脸,乍一下来了个浑身圆乎乎还大眼睛的李英超,李振洋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趴在李英超的婴儿床边看他,李英超也不害怕,小手握住李振洋的一根手指,攥得很紧,嘴里咯咯地笑。


 


时间过得很快,李英超上幼儿园的第二年,李振洋小学毕业,去了一所重点中学,可每天在路上就要花两个小时,天黑时出门又天黑时回家,起早贪黑还睡眠不足。就这样,没上两天学,李振洋不干了,父母也挺心疼,一合计给他换了所离家近的,三站地,还和李英超的幼儿园顺路,放学可以顺便把他接回来。


 


李振洋第一天接李英超回家的时候心情很好,他悄悄对还懵懵懂懂的李英超说了一个秘密。


 


“小弟,我灵魂伴侣的名字出现了。”


 


李英超不懂,他问李振洋什么是灵魂伴侣,李振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就是会在这里出现的名字,如果找到对方的话,就可以像爸爸妈妈一样了吧。你将来也会有的!”


 


回家后李振洋脱了衣服给李英超看他的胸前,那里印着一个好听的女孩名字,是很秀气的字体。


 


“哥哥会试着找到她的。”


 


他记得李振洋的笑,温柔而充满憧憬。


 


 


 


3


 


上小学后,李英超从书本里看到了很多关于灵魂伴侣的资料,他得知,灵魂伴侣抛去爱情指引命中注定等一系列浪漫因素后,相爱的可能性其实不大,毕竟地球上几十亿人口,这辈子到底能不能碰到都很难说,更别提谈恋爱结婚了。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当灵魂伴侣死亡或遭到重大意外时,名字是会消失并改变的。有的人一生可能胸前换了好几个名字,可最后一个都没遇到,最后找了别人搭伙过日子。


 


李英超心中对灵魂伴侣的憧憬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深,他盼啊盼,盼啊盼,终于在他中学毕业那年盼来了那个名字。


 


那是个普通的夜晚,他刚跟去外地上大学的李振洋打完电话,去浴室里洗澡,洗完擦身子的时候突然觉得胸口有点热热的,他急忙去照镜子,看到那里果然出现了三个字。


 


——李振洋。


 


明显得很,刺目得很。


 


那晚李英超浑浑噩噩,他抱着手机在被窝里一遍一遍看李振洋朋友圈发的照片,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安、羞愧与惊喜三者交杂的情绪中,熬到了后半夜才撑不住睡下。第二天,他发现自己梦遗了。


 


 


 


4


 


他没敢跟李振洋说,李振洋最近几年也没再跟他提过灵魂伴侣的事,他索性就能瞒一天是一天,就算李振洋逢年过节放假从学校回到家,他也是尽量不在他面前露出上身。餐桌上偶尔会提起关于李英超伴侣的事,他每次都打着哈哈糊弄过去,只说名字已经出现了,家里其他人也就当他是害羞不好意思说。


 


李英超心里一直有一杆大秤,一头压着的是抛开世俗努力追爱,另一头制约它的就是李振洋的灵魂伴侣,那个应该会很可爱的女孩子。他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像书本上讲的那样,到了适合的年龄就去找一个和自己合得来的人结婚,然后把灵魂伴侣是李振洋这件事永远压在心底,他以为会一直这样的。


 


可现在,李振洋胸前的名字变了。


 


他的机会来了,一直以来的顾虑变得无影无踪,虽然他不确定李振洋的新伴侣到底是谁,但那都不重要,谁知道那人现在在地球的哪个角落待着。他甚至可以现在就去李振洋的房间里和他摊牌,光明正大得意洋洋地说,李振洋,我才是你的灵魂伴侣,你要和我谈恋爱,不许再想着别人。


 


可当机会真的到眼前的时候,他畏怯了。


 


没有原因,他只是怕,打心眼儿里的怕。


 


他在日记里倾诉,在没人认识他的社交平台上无所畏惧地记下他的爱意,把李振洋的衣服蒙在头上自慰。所有的事,无耻的事,他都做了,他觉得自己是个烂透的人,他哪儿敢再去面对李振洋呢?


 


就这样吧。


 


他绝望地想着。


 


 


 


5


 


李英超自认为隐藏得很好,李振洋也这么认为,他咬牙切齿地想着,手里捏着李英超的那本日记。


 


天知道这是什么只存在于偶像剧中的场景,他去李英超的房间找东西——他总是这样,什么物件都会顺手放在李英超的房里——而这时,摊在桌上的那本厚重的日记被窗外吹来的风刮开了,正好停在了某一页。李振洋发誓他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习惯,他只是想去把本子合上,然后他就不小心看到了那页的内容。


 


这也不怪他,毕竟人对自己的名字总是会有近乎本能的反应。


 


页眉标了日期,是两年前的某一天,而纸上只写了两行字:


 


我的灵魂伴侣出现了


 


他叫李振洋。


 


 


 


6


 


那晚李英超回来后李振洋找到了他,问李英超他的灵魂伴侣是谁,李英超有一瞬间的慌乱,但他很快就搬出了老一套回答,想如往常敷衍过去,但这次他显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李振洋双手用力握住他的肩膀,逼他面对自己,一字一句地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但这次,李英超挣脱了他。


 


“和你有什么关系李振洋!”李英超情绪激动,他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跑去,李振洋紧跟其后,硬是在李英超关门前一秒也跟着挤进房间门。


 


李英超没看他一眼,赌气般走到床边坐下,视线却无意间扫到了桌上的日记。


 


他呆住了。紧接着,无边的恐惧似乎要把他包围。


 


他发现了?


 


李振洋一直注意着灵李英超的一举一动,见灵超这个样子,他索性承认了。


 


“我看到了。”


 


李英超瞬间像掉进了冰窟,手脚一片冰凉。


 


他们之间沉默良久。最终,李振洋开了口。


 


“为什么要逃避呢,李英超。”


 


李振洋双手插兜倚着墙,视线准确无误地锁定住坐在床边的李英超。李英超被他问了个措手不及,心里乱糟糟的,垂下眼不去与李振洋对视。


 


“我没……”


 


他嘴唇动了动,声如细丝。


 


李振洋咬咬牙,几步走到床前,在李英超身前蹲下。


 


“看着我。”


 


李英超被惊到似的身体弹了一下,他有些慌,但更多的是无措,而李振洋的手这时已抚上了他胸口的扣子。


 


“你在怕什么?”


 


李振洋慢慢解开那颗纽扣,动作果决而不留余地。李英超徒劳地抓住那只即将揭开秘密的手,但显然无济于事,他看到李振洋紧盯着自己,嘴里一字一句说出的话像最终的审判。


 


 


“是怕让大家知道,你胸口这里,印的是你哥哥的名字吗?”


 


纽扣最终被解开,那片衣料也被李振洋的手指拨开,“李振洋”三个字赫然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李英超哭了。


 


他哭得很委屈,眼泪大颗大颗不断砸下来,眼眶鼻头都红了,气都快喘不上来。李振洋叹了口气,伸手抱住李英超颤动的身体。


 


“你这个……笨蛋。”


 


他轻声在李英超耳旁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呢?你怎么就想不到……”


 


他把衣领往下扯,逐渐露出胸前那片皮肤。


 


“你怎么就想不到,哥哥和你一样呢?”


 


 


 


李英超透过哭肿的双眼,看到李振洋的胸前同样印着三个字。


 


——李英超。



评论(19)
热度(1427)

© levineD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