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neDn

我放了808

【卜岳/洋灵】成人后可以为所欲为吗4(ABO)

卜岳双A 洋灵AO
ooc有 满足自己

————

01   02   03



灵超总嚷着难受,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不肯入睡,他红着眼眶望着木子洋,嘴里软软叫着洋哥。

木子洋头疼地挨着床沿坐下,灵超见状立马一骨碌滚到他旁边,脑袋直接搁在木子洋大腿上。

“满意吗?现在睡不睡?”

木子洋低头与灵超对视着,语气带了几分无奈。

从他进房间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灵超死活都不肯睡觉,木子洋担心他的身体会不舒服,于是想尽办法哄他,甚至上网查了几篇儿童睡前故事来读,可灵超最后还是毫无睡意,甚至有越来越精神的趋势。

木子洋只好问他要怎样才能乖乖休息。


“我想你陪我一起睡。”


小孩儿的嗓音有点儿哑,但也掩不住话语里透出的撒娇意味,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生理泪水浸润后的水光,眼底满是期盼。

他渴望眼前这个Alpha。渴望他把自己拥入宽阔的胸膛,用结实的臂膀环着他,让Alpha的味道覆满自己全身,最好遮得严丝合缝,让其他人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他是属于自己的。

属于我一个人的。

Omega暗暗存着这点小心思,却没想到他的那些想法早就被眼前这个Alpha全部看了去。

未经历过太多人事的Omega心思直白,想要什么都写在脸上。他的眼神很倔,似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但不断沁出的眼泪又让他变得格外柔软,令他不用费多大力就能轻而易举地赢得Alpha的怜爱。

木子洋盯了灵超好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他躺上床,面对灵超,隔着被子抱住了他。

“睡觉了。”

不容置疑的语气。

于是灵超乖乖闭上了眼,嘴角偷偷弯起一点弧度。


把灵超哄睡后,木子洋轻轻翻下床,考虑到灵超闻不到他的信息素可能会不安,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床头的绿巨人玩偶身上,然后把玩偶放在灵超身旁,接着他走到窗边,静静望着窗外的夜色。

天空微微发黄,看起来明天会有个糟糕的天气,也许是一场雨,也许是一场雪。

也许是一场未知的风暴。


良久,他终于从窗边离开,向门口走去,拉开门时他看向灵超,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毅然迈出房间,紧紧关上了身后的门。



“秦姐怎么说?”

秦周懿已经走了,岳明辉和卜凡都还没睡,一个躺在床上玩手机,另一个在发呆。听到木子洋的声音,发呆的卜凡一下子被惊醒似的回了神,他盯着木子洋,面色有些复杂。

岳明辉坐起身,没骨头一样倚在卜凡身上,低头继续看手机,可心思明显不在打开的界面上了。

“秦姐想让他搬出去住,毕竟一个Omega跟仨Alpha待在一屋,不可控的因素也挺多的。”

“……你们觉着呢?”

“我和凡子觉着其实没啥必要,但就怕受到本能影响,万一真伤害到小弟就完了。”

“小弟现在的状况确实不适合和我们一起住,秦姐刚刚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也考虑过这些,她说主要还是看小弟自己的意思,如果他执意要留下来,那可能就是我们俩搬出去了。”

卜凡无所谓地耸肩,岳明辉被他这个动作颠得头一滑差点栽到地上,卜凡连忙托住他往怀里搂,嘴里念叨着吓死我了,摔坏了我可心疼云云,听得木子洋直皱眉,他盯着卜凡岳明辉二人瞧了一会儿,接着转身离去。

“油腻。”

他轻飘飘撂下两个字,语气里藏着不容易察觉的羡慕。



第二天一早,太阳果然没出来,大片黑云聚集在头顶翻滚着,雷声隆隆作响,时不时还落下一两道闪电,晃得人心焦气躁,至少木子洋是这样认为的。

灵超刚刚和他吵了一架。

原因是木子洋跟他说了关于搬出去住这件事。

说是吵架,其实也只有灵超单方面的质问,当时灵超瞪着眼睛,眼里满是气愤和委屈,眼角鼻尖都红了,嘴角下瘪,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但又硬生生崩住了。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只眼睛,后脑勺还翘起一撮毛,衣服皱巴巴的,堪堪挂住肩膀,露出的皮肤透着不自然的红。他浑身都在细微地颤抖,身体本就偏瘦,现在看来更是风一吹就倒。

“你要赶我走?”

连说出的话都在抖。

岳明辉眼看着事情不对劲,忙上前想打圆场,却没想到刚说出了一个字,灵超浑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垮了,他身子虚晃两下,转身回了卧室,关门之前低声说着:“走就走。”


“你咋不解释啊?咱又不是不要他了!他要真想留就留呗,大不了我和卜凡在外面找个地方住几天,也比他在这儿想东想西的好!”

岳明辉急了,向一边一直沉默的木子洋抱怨。木子洋听完之后没什么表情,只是紧紧盯着卧室房门,像是这样就能透过这层木板看到里面的人一样。

“小弟的情绪现在波动很大,解释他也不一定会听。”他抿了抿唇,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反正,他最后都会懂的。”

“我会跟他解释的。”



当天上午灵超就搬了出去,走的时候就带了几件衣服和他的那箱宝贝糖,出门时木子洋帮他围了条围巾,灵超虽然还是气呼呼的,但也没抗拒,乖乖让木子洋把围巾从脖子围到了脸,最后只露出一双眼在外面。


说是搬出去,可新宿舍离他们现在居住的宿舍就隔了两栋楼,都是同一小区的,秦周懿说这样好照应。队医搬去和灵超一起住了,这样也方便些。

灵超走后,木子洋瘫在沙发上发呆,这么一坐就直接坐到了下午,午饭在桌上放得凉得不能再凉,木子洋也没舍得把目光分一眼给它。

卜凡看不下去,想上前安慰他,被岳明辉拦住了,岳明辉冲他摇摇头,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两个人相处总是要经历这一段儿的,他俩当初不也有这样矫情兮兮的时候吗。卜凡想了想,岳明辉说得也对,他把饭菜重新热了一遍,叫了木子洋一声,便不再管了。


傍晚的时候队医打过来一个电话,是木子洋接的,他只听了一句话就把电话扔了,站起身披上外套冲出门,岳明辉不明所以地捡起手机,询问队医发生了什么事,队医只好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灵超的第一个发情期,好像来了。”






——tbc.

评论(98)
热度(2341)
  1. levineDn 转载了此文字

© levineD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