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ineDn

我放了808

【卜岳/洋灵】成人后可以为所欲为吗(ABO)

卜岳双A 洋A 小弟不明
ooc有的 满足自己

——

岳明辉带着一身O味儿回的家。

木子洋离门口近,招呼还没打出口,突然嫌弃地用手捂住了鼻子。“你这是上哪儿潇洒了啊?别看公司放假就乱搞啊,给小弟带来不良影响就坏了。”

灵超躺在木子洋大腿上,附和地点头,还十分配合地皱起鼻子,尽管他连分化期都没到,什么味儿都闻不出来。

岳明辉哼笑一声,没理他的话,径自问道:“凡子呢?不在?”

正说着,卜凡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刚洗完澡的A信息素能放大十倍,用木子洋的话说,热烘烘的快熏死个人。卜凡没穿浴袍,上身光着,下身松垮地套着一条大短裤,正拿毛巾擦头发,一抬头,正好对上岳明辉的眼神。还没等他开口,空气中弥漫的陌生甜味儿便悄悄钻入鼻腔,他皱起了眉,手上擦拭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你去哪儿了?”

他一步一步朝岳明辉走近,声音比平时还要低个几度。

“我?我去看了个朋友。”岳明辉换了拖鞋,面色如常地拎起在楼下超市买的水果往厨房走,却被卜凡堵在半道儿。

“朋友?这味儿浓的……”

顾不上木子洋和灵超还在场,卜凡快步上前把岳明辉撞在墙上,一条腿插进他两腿间,急冲冲凑上去闻他,“那个O快发情了吧?你俩这时候出去见面?不怕出意外?”


木子洋懒洋洋地圈住一直往卜凡那边探头探脑的灵超,站起身,说了一句“小弟今晚和我睡”,也不在意他们听没听见,便搂着灵超回了唯一一间卧室,房门一关,咔嚓落了锁。

客厅没了人,岳明辉也不压着了,他用力挣开卜凡,转身把一直提着的水果袋放在餐桌上。“你疯了?我俩就出去吃个饭喝个酒,能出什么意外?”

卜凡被甩开,低头站在一边,面色晦暗不明。

岳明辉见他没回话,便自顾自把水果捡出来,能装进果篮的就装篮,需要洗的则统统扔进盘子里。就在他把最后一个苹果拿出来的时候,身后突然靠近一个热源,他打了个颤,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颈的腺体就突然被咬住了。

“操,你干嘛呢!”

岳明辉又惊又怒,信息素骤然爆开,不输于卜凡的强势气味瞬间笼罩四周,他想转身,想从卜凡怀里挣开,但卜凡这回是铁了心的要箍住他,长手长脚缠得死紧,像是长在他身上似的,甩也甩不动,扒也扒不下来。

Alpha的腺体被咬住,这滋味儿可不好受。那儿本就不是接受标记的地方,现在还被咬出血了,疼痛夹杂着被侵略的不适一齐袭来,另一位Alpha信息素的入侵让他大脑里警铃大作。

他感到卜凡一边舔舐那块软肉,一边用力地吮吻,血应该流了不少,因为他清楚地听到卜凡吞咽的声音。

岳明辉深吸口气,慢慢使自己冷静下来。

“……凡子,凡子?这么咬怪疼的,你先起来好不好?”

通常柔声细语是换不来好结果的。


被卜凡压在桌子上的时候,岳明辉认命地想着。

他的肩膀被握住,于是顺着卜凡的力道翻了个身,变成了两人面对面贴着。卜凡把脑袋从岳明辉颈窝处抬起来,想去亲吻他,被岳明辉不自在地扭头躲过了。

“我想亲亲你,哥哥,好不好?”卜凡不断追着岳明辉的鼻尖,“哥哥,我帮你脱衣服吧……好不好?”


好个屁。


“凡子,咱不能这样。”岳明辉语气沉着冷静,他抬手捂住卜凡不断凑上来的嘴,卜凡没法回答,于是伸出舌尖一根根舔过岳明辉细长的手指,同时揉捏着他紧绷的胯。

岳明辉有点遭不住。

他感到卜凡湿润的舌尖在掌中游移,那感觉让他躁动不安,事情发展到如今,性意味已经很明显了,卜凡缓慢用胯磨蹭着他的下身,这让他不得不起反应。

Alpha与Alpha的信息素不会像AO那样在空气中和平共处,甚至交融,他们感应到同类的气息后,只会释放出更多来宣誓自己的主位。两人的信息素对抗中,通常是卜凡占上风,他年轻,冲动,而岳明辉则收敛着,他习惯于照顾好每个人,但此刻他顾不得那么多,情欲袭来得如此轻易,让他招架不住,只能顺从身体本能。两人的信息素充满了整个客厅。

卜凡把他已经是虚虚遮在自己嘴上的手轻而易举地拨开了,他缓缓低头,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岳明辉的嘴唇近在眼前。


就在这时,卧室门突然开了,里面爆出的另一股Alpha信息素扰乱了两人似乎要更近一步的情事。


“我不管你们一会儿要不要在我们以后吃饭的桌子上打一炮,但现在,信息素都给我收一收。”木子洋的味道一反往常的慵懒,隐隐变得有些尖锐起来,他的脸色很臭,语气也不怎么好。



“小弟情况有点不对,最好不是因为你们的原因。”






——tbc.

评论(82)
热度(3241)

© levineDn | Powered by LOFTER